工業機器人專用減速機供應商Industrial robots dedicated reducer supplier
總部上海:021-56720289 深圳:0755-61996595

中國機器人新浪潮-機器人展-2015廣州國際機器人展覽會-中國最專業的機器人展會

返回列表 來源:干圣傳動 瀏覽:- 發布日期:2016-04-12 22:14:00【

外資機器人在高端領域占比達96%,而國產機器人則以搬運和上下料機器人為主,處于行業低端。如果“高端行業低端化”,國產機器人就會被市場淘汰,

再大的蛋糕也吃不到

AGV移動機器人到倉庫取貨,搬運給工業機械手自動裝配,再傳送到自動噴涂區,最后成品入庫……車間沒有工人,所有崗位均由機器人獨立完成。如此場景,在沈陽新松機器人自動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松)的“數字化無人工廠”里,隨時可見。

這僅僅是中國機器人產業化的一個縮影。經過上世紀最后30年的發展,中國機器人產業在進入21世紀后迎來新浪潮。

“這是一個分水嶺,中國機器人實現了由技術研發向技術應用的轉變。尤其是在2014年,中國的機器人發展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國家“十一五”“863”計劃先進制造領域專家組組長、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機器人研究所教授王田苗說。

2013年,中國以3.7萬臺的工業機器人銷售量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一大工業機器人市場。高工機器人產業研究所的數據顯示,2014年前三季度,國內工業機器人銷量繼續高速增長,達到3.36萬臺,同比增長32.5%,預計全年達到4.5萬臺。

在2014年6月9日的兩院院士大會上,國家主席習近平說,“機器人革命”有望成為“第三次工業革命”的一個切入點和重要增長點,將影響全球制造業格局。他還說,機器人是“制造業皇冠頂端的明珠”,其研發、制造、應用是衡量一個國家科技創新和高端制造業水平的重要標志,“我們不僅要把機器人水平提高上去,而且要盡可能多地占領市場”。

這是迄今為止,中央高層對機器人產業發展最直接、最明確的表態和支持。接受采訪的多位業內專家均表示,這番表態給成長中的中國機器人產業打了一劑強心針。

被寄予厚望的中國機器人,還有哪些待解的疑問?

市場空間還有多大

在北京理工大學智能機器人研究所副所長高峻峣看來,中國機器人產業化找準了時間點,正好處在國內市場趨向增長的節點上,避免了產業化過程中的各種阻礙,“少走了很多彎路”。

從“十五”開始,中國的機器人技術發展方向有了重要調整,從單純的研發機器人技術向機器人技術與自動化裝備擴展,并將中心任務定為:研發面向先進制造的機器人制造單元及系統、自動化裝備、特種機器人,促進傳統機器的智能化和機器人產業的發展。

“十一五”期間,國家更是將機器人技術的重點放在人機交互等共性關鍵技術的研發上,重點發展工業機器人自動化成套技術裝備,應用于IC、船舶、汽車、輕紡、家電、食品等重點工程和行業,以打破國外公司在大規模自動化制造系統中的壟斷,加速機器人技術的產業化發展。

高峻峣說:“我國機器人從技術到應用的轉化還需要時間,2000年以后的應用轉化是成功的,方向也是正確的。”

眾多業內專家的一致認為,中國機器人市場在上世紀30年的積累后迎來了持續釋放的過程,未來必將爆發式增長。

近幾年,中國工業機器人應用的推廣主要基于人力成本的快速上升。能夠實現自動化生產、智能識別、安卓系統操控的工業機器人,正成為不少裝備制造企業解決人力成本上漲壓力的利器。比如,全球最大的代工廠富士康此前就高調表示,將建設無人工廠。

有數據顯示,2004~2013年的十年間,中國制造業從業人員的平均工資增長了3倍。

與此同時,工業機器人的價格卻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不斷走低,幾年前20萬元的機器人,現在只需要幾萬元。

“更多的企業轉而用機器人替代人工。”王田苗說,在生產者看來,用機器人少了很多麻煩。

在珠三角、長三角等中國傳統制造業的聚集地,更多的無人工廠陸續出現。據國際機器人聯合會的統計,就每萬名制造業工人的機器人保有量來說,韓國為396個,日本332個,德國273個,世界平均水平58個,而中國只有23個。

有機構預測,對比發達國家制造業機器人密度,中國在汽車、電子電氣、食品飲料、化工、塑料橡膠、金屬制品這六大工業領域,未來幾年需要108萬~240萬臺工業機器人,占工業機器人總需求量的約70%。若以每臺20萬元計算,工業機器人產值空間在3100億~6880億元。

“中國以前的工業機器人應用領域主要集中在汽車制造業,范圍很窄,但是近幾年應用領域已經逐步拓展到金屬加工、食品飲料等行業。”上海交通大學機器人研究所博士頓向明說。

他認為,未來電子行業將成為重要的工業機器人市場,特別是電器制造、手機生產這一類工廠。而光電、鋼鐵、生化制藥等行業,也會因生產環境的限制而有更多工業機器人應用。

國產機器人只能做外殼嗎

高工機器人產業研究所統計,截至2014年9月,中國機器人相關企業數量428家,其中1~3季度就增加了175家,占到總數的41%。

一位機器人研究專家說:“一些企業看到機器人的市場前景就涉足這一領域,但很多企業根本就不具備生產能力,既無基礎也無技術,就是打腫臉充胖子。”

在他看來,即使是一些有備而來的企業,也基本停留在組裝、仿制階段。很多企業就是把國外的產品拆開后,按照產品構成買材料組裝。“9個月間增加了175家企業,這肯定不正常。那些渾水摸魚的企業如果只靠模仿、山寨,肯定成不了氣候,反而會擾亂整個市場,甚至敗壞國產機器人的名聲。”

不過,對于眾多業內專家來說,國產機器人目前最突出問題還是無法掌握核心零部件技術。盡管在過去40年,中國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進行技術攻關,結果并不理想。

“這是因為我們的研發與應用不對等,很多技術在實驗室可能很完美,但在生產中暴露出各種問題。”高峻峣說。

他說,國產機器人的短板主要有二:應用系統開發不足,核心零部件缺乏。

“我們在機器人應用系統設計上的經驗少。機器人不是買回來就能用,而是需要二次開發。比如焊接機器人,工廠需要開發一套焊接的應用系統,才能讓它工作。”王田苗說,中國的很多機器人生產企業具備整機生產能力,但無法進行復雜的后期系統開發,“應用系統不僅代表技術實力,更具有高額的利潤。”

北京理工大學機器人研究中心(現為智能機器人研究所)退休教授陸際聯告訴本刊記者:“中國的機器人產業鏈還沒有形成,即使像新松這樣的公司,它的減速器、電機、軸承等機器人的核心零部件也都是采用國外的。比如說軸承,我們也有企業生產,但是工藝和材質無法與國外相比。”

王田苗的統計更加直觀地表明了這一點:國產機器人中80%~90%使用國外減速器,60%~70%使用的是國外電機、40%~50%使用國外控制器。

“這等于說我們的國產機器人能做的就是外殼,核心部件全都是國外的。這就增加了成本,使得國產機器人在競爭中處于劣勢。” 王田苗說。

工信部裝備工業司副司長王衛明也曾就這一問題明確表示,中國機器人的核心技術和核心關鍵部件受制于人,基礎配套能力滯后,整機面臨空殼化。

是否會陷入“高端產業低端化”

分析報告指出,在2013年中國購買并組裝的近3.7萬臺工業機器人中,外資機器人普遍以高端工業機器人為主,幾乎壟斷了汽車制造、焊接等高端領域,占比達96%,而國產機器人則以搬運和上下料機器人為主,處于行業低端。

“如果國產機器人未來5年內仍然找不到準確的市場定位,很快會被市場淘汰,再大的蛋糕也吃不到。”頓向明說。

新松總裁曲道奎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建議:企業一定要找準定位,面面俱到很難與跨國公司競爭;還要轉變發展模式,“關起門來”很難做大,需要學會整合資源、與外界協作;第三,千萬不能走“高端產業低端化”的路,機器人集成的產業鏈很長,如果只做低端的加工制造,意義不大。

以新松、埃夫特、廣州數控等國產機器人代表企業來說,它們或是機器人的最終用戶,或是自動化零部件廠商,又或是機器人系統集成商,本身在產業鏈上的定位和發展策略是有所區別的。

一些廠商通過橫向整合產業鏈,聯合其他零部件廠商,自身專注于機器人整機的研發及下游應用的開發;另一些則通過自身在零部件方面的優勢進行縱向整合,零部件自給自足,以成本和渠道優勢占領市場;還有些企業定位于集成商,憑借成熟的解決方案銷售整機。

業內專家認為,雖然中國機器人整機市場的需求遠未飽和,但激烈的競爭已經壓低了產品利潤,且整機生產領域已涌入太多投機者,太過混亂,走整機生產和應用系統開發相結合的道路,是企業增加競爭力的一個方向。

比如,新松現在就已經形成以自主核心技術、關鍵零部件、領先產品及行業系統解決方案為一體的完整產業鏈,并將產業戰略提升到涵蓋產品全生命周期的數字化、智能化制造全過程。而更多具有代表性的國內機器人生產企業也都開始朝著這一方向努力。

“相較整機生產,應用系統的開發更復雜,技術含量更高,如果在這方面擁有優勢,那就能在市場站穩腳跟。”王田苗說。

也有專家建議機器人企業布局一些還未完全開發的工業領域。陸際聯認為,汽車等傳統領域已被國外品牌占據,國內企業應側重開發一般制造業,如五金加工、橡膠和塑料、陶瓷、食品和醫藥等行業。

“中國的制造業升級才剛剛起步,如果企業能夠制造出符合某些特定行業的功能機器人,也會擁有很大的市場。”陸際聯說。

政策紅利如何能夠不盲目

“從中國機器人過去40多年的發展歷史來看,政府發揮著主導作用,甚至可以說沒有政府的政策支持,中國機器人產業的發展要艱難緩慢得多。”王田苗說。

這一點陸際聯也深有體會。作為中國最早一批從事機器人研究工作的專家,他始終認為,“機器人不論在國內還是國外,都需要政府的強力支持推動”。

在他看來,從“七五”計劃開始,政府在機器人產業發展上的投入和支持就有目共睹,“機器人產業始終在享受政策紅利。”

2013年12月22日,工信部對外發布《關于推進機器人產業健康有序發展的指導意見》,其中說,到2020年,我國要形成較為完善的工業機器人產業體系,培育3~5家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龍頭企業和8~10個配套產業集群;高端產品市場占有率提高到45%以上;機器人密度(每萬名員工使用機器人臺數)達到100以上(目前為23).

而在2014年11月初,工信部副部長蘇波也公開表示,工信部將組織制訂中國機器人技術路線圖及機器人產業“十三五規劃”。此外,2014年的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簡稱04專項,即高檔數控機床數字化設計關鍵技術與工具集研發及典型產品應用)也明確將重點支持機床機器人,推進其在汽車發動機、航天、航空、船舶、民爆等6個行業自動化車間的應用。

在中央政策的激勵下,許多地方政府也陸續制定機器人發展扶持政策。

深圳市近日發布了《關于組織實施深圳市機器人、可穿戴設備和智能裝備產業2014年第一批扶持計劃的通知》,明確將重點支持包括智能控制焊接、重載搬運、柔性裝配等工業機器人和自動化輔助設備,以及服務機器人、精密制造核心部件等領域。

廣東東莞更是投資27億元建設松山湖國際機器人產業基地。而在此之前,湖南長沙、四川、湖北、山東青島等地已紛紛出臺扶持政策,力捧工業機器人產業發展。

據高工機器人產業研究所統計,截至2014年6月,全國已建或擬建的機器人相關產業園(基地)36個,產業園規劃面積超過2.8萬畝,到2020年的規劃投資額超過5000億元。

而重慶則將機器人等智能裝備產業集群確定為該市十大新興產業集群之一,其兩江新區、江津、璧山、大足和永川共五個區布局機器人產業。到2016年該市重點行業裝備智能化率將達到65%,智能制造裝備產業規模達到250億元;到2018年智能化率達到75%,產業規模達到400億元,最終形成“整機+配套”、“研發+制造+服務”全產業鏈的智能制造裝備產業集群。

輿論普遍認為,在國家和地方雙重政策的支持下,機器人產業將迎來良好的發展契機。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對此并不看好。

一位機器人研究專家說:“各地一窩蜂上馬產業園并不能代表機器人產業化就會快速推進,投資太多反而可能帶來產業泡沫,不利于整體發展。”他認為,國家要對機器人產業發展有統一的整體規劃,各地切忌盲目投資。

中國市場上的機器人之戰

2013年外資企業在華銷售工業機器人總量超過27000臺,占據中國市場70%以上的份額,

而中國企業也在奮起直追,這場中外機器人的混戰才剛剛開始

中國機器人市場正吸引著全球目光。那么,問題來了:到底是國產機器人占優勢,還是國外機器人更強大?

來自國際機器人聯合會的統計數據,2013年外資企業在華銷售工業機器人總量超過27000臺,占據中國市場70%以上的份額。

更能說明問題的是,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發布的一項統計結果顯示,國產工業機器人裝機量只占到2013年中國工業機器人新增裝機量的26%左右,且主體多是單價較低的三、四軸機器人;國內市場高端機器人應用領域,幾乎全被洋品牌壟斷。

淘金者來了

對于中國市場,洋品牌早在幾十年前就開始布局。

1979年,改革開放初啟,總部位于瑞士蘇黎世的全球工業機器人巨頭abb在北京設立了辦事處,ABB也因此成為“工業機器人四巨頭”中最早進駐中國市場的一個。

1986年,庫卡機器人正式進入中國市場,將一臺機器人產品贈送給了一汽卡車作為試用品,這臺機器人也成為了中國汽車工業應用的第一臺工業機器人。

1992年,日本發那科公司也與北京機床研究所、北京實創高科技發展總公司成立了合資的控股子公司——北京發那科機電有限公司,負責發那科在中國市場的業務。

庫卡在1994年后開始大批量進入中國市場。當時中國國內的汽車龍頭企業東風汽車及長安汽車,分別引進了庫卡公司的一條焊裝線,隨線安裝的機器人達到數十臺。

兩年后,日本的另一工業機器人巨頭安川電機與首鋼總公司共同投資700萬美元,成立了安川首鋼機器人有限公司(前身為首鋼莫托曼機器人有限公司).1999年,經過三年的市場拓展,安川電機在上海成立全資公司,全面布局在華業務。

彼時,中國在機器人領域不僅技術落后于國外,更無完全具備生產研發能力的機器人生產企業。“國外機器人能夠在中國市場實現超越,跟它們較早的市場布局密不可分。從洋品牌的整個發展歷程就能看出,它們對市場的把握和預測是很準確的。”一位機器人研究專家說,四巨頭進駐中國時,中國的機器人市場還沒被完全開發,這就為它們提供了施展拳腳的空間。

工業機器人最初進入中國市場時,技術和資金資源最為集中的汽車制造業是其最主要的應用領域。進入21世紀,工業機器人在其他領域的應用也逐漸被中國市場接受,洋品牌迎來了“春天”。

2000年,庫卡在上海建立了中國境內的第一家全資子公司,成為其德國以外的全球首家海外工廠。庫卡機器人(上海)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孔兵告訴本刊記者,庫卡目前還在上海建設了新的工廠,占地2萬平方米,年生產能力達5000臺,占到庫卡全球生產總量的三分之一。

ABB除了將生產基地設在中國外,還將研發中心落戶上海。目前,ABB在中國擁有37家企業,在超過100個城市設有銷售與服務分公司及辦事處,擁有研發、生產、工程、銷售與服務全方位業務。

abb機器人業務單元中國區負責人李剛說,2013年ABB在華銷售收入超過56億美元,保持ABB集團全球第二大市場的地位。

“國外機器人企業在進入中國市場后都選擇了本土化戰略,這對于它們深度扎根中國市場有著極大的幫助,這種多元化的模式帶來的是更具優勢的市場競爭力。”上述不愿具名的專家說。

暗戰不可避免

從上個世紀90年代末起,中國的機器人產業發展步入正軌。一批依靠高校科研院所而成立的機器人生產企業開始在國內市場嶄露頭角,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沈陽新松。

從自主研發中國第一臺工業機器人樣機、到中國第一臺AGV自動導引車、中國第一臺焊接機器人、中國第一臺潔凈(真空)機器人、中國第一臺政務機器人,新松不斷研制出符合市場需求甚至走在市場前端的產品,填補了眾多國內空白,提高了中國與國外同類產品抗衡的能力。

“中國出現像新松這樣的機器人生產企業之后,才意味著發展重點從技術向應用的轉變,也算是給國產機器人開疆拓土。”上海交通大學機器人研究所博士頓向明說,所謂的國產機器人與國外機器人的競爭也始于此時。

不過,他也認為,雙方競爭的起點不同,洋品牌已布局了數十年,所以國產機器人的情況并不樂觀。

國際機器人聯合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外資企業在華銷售工業機器人總量占據中國市場70%以上的份額,較上年增長了20%。

更需要警惕的是,外資企業在中國市場的份額增長,并沒有放緩的跡象。庫卡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孔兵頗為樂觀:“我們的用戶相對穩定,當前中國機器人企業對我們的威脅不大。”

但是,市場已經開始變化。安川首鋼機器人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上海分公司總經理曹利說:“最明顯的感受是,以往一個項目的競標企業也就三五家,甚至都湊不夠三家,但現在往往十多個企業競爭一個項目。”

“實際上,國產機器人的發展勢頭很迅猛。無論是在技術研發,還是在國際市場的競爭上,國產機器人都不可避免地對這些洋品牌帶來威脅。”頓向明說。

2007年,通用汽車公司在全球公開采購,由于價格、性能的優勢,新松公司的AGV機器人擊敗多家國際巨頭而中標。從此,新松的機器人自動化成套裝備相繼出口美國、法國、加拿大、韓國、俄羅斯等十多個國家,結束了中國機器人只有進口、沒有出口的歷史。

“國內機器人企業雖然目前沒有威脅到我們,但總有一天會威脅到我們。中國是個很大的市場,但競爭非常激烈。現在機器人市場很像當初的家電業發展的前期,經過一輪大浪淘沙,最終總會有一些企業勝出,并躋身行業前列。”曹利說。

北京理工大學智能機器人研究所副所長高峻峣認為:“未來十年,中國機器人產業的發展可能會超出想象。這對于國產機器人企業和國外機器人企業來說都既是機遇,又是挑戰,而雙方在中國市場上的競爭不可避免,也無法預測結果。”

不斷變化的市場格局

“無論國產機器人企業還是國外機器人企業,當前市場競爭并不是最突出的問題,關鍵還在于如何去開拓各自的市場。”頓向明說,相較于美日等發達國家,中國的機器人市場還沒有完全釋放,潛力巨大。

按照上述“四巨頭”負責人的說法,國內外企業在中國市場所面對的用戶和領域有所區別。外資機器人壟斷高端領域,國產機器人則處于低端。

不過,這樣的格局正在被打破。以新松、廣州數控為代表的國內機器人企業,在汽車制造、焊接等高端領域也開始嶄露頭角。比如新松自主研發的新一代210kg負荷SRD210B型伺服點焊機器人于2013年面世,市場表現不俗。

在這樣的形勢下,一些國外機器人企業開始“調轉船頭”。曹利說,安川目前已經部分放棄國內的低端機器人市場,專攻其他市場。

“低端機器人市場的利潤在下降,而國產機器人制造企業開始在這一領域展現實力,對于洋品牌來說,適時退出并不是壞事。”高峻峣說。

李剛認為,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起步較晚,除了工業機器人應用相對集中的汽車行業外,還有非常多的領域有待實現自動化升級,“這都是未來國外機器人企業的機會”。

ABB 、庫卡、發那科三大巨頭都在慢慢轉變市場戰略,將主攻市場由最初的汽車等傳統工業機器人領域向電子等其他制造業領域拓展。比如,庫卡機器人應用領域就涉及到自動化、金屬加工、食品和塑料等多個行業,包括施華洛世奇、沃爾瑪、可口可樂等都是其客戶。

“對于生產者來說,工業機器人應用領域的擴大是市場紅利,但也意味著更多的難關,因為每一個行業對于機器人的作用需求是不一樣的,要花更多的力量去研發。”孔兵說。

除了調整市場布局,國外機器人企業也開始在應用系統上持續發力。相較整機不斷下降的利潤,應用系統不僅技術要求更高,利潤也更大。

比如庫卡公司就已經大力開發機器人應用系統。以提供技術和服務業務出名的GE(通用電氣公司)也在近年來大力開發機器人應用系統,設計航空等多個領域。

GE上海研發中心總經理魏斌說:“工業機器人市場已經被四巨頭占據,短時間不容易打破這種形勢,應用系統市場則相對開放,競爭者較少。”不過,他也說,應用系統目前已經被四巨頭盯上,未來的競爭也會日趨緊張。

“市場越大風險就越大。洋品牌有自身的優勢,但也有一定的劣勢,要想在中國市場一直保持絕對優勢地位恐怕不那么容易。”頓向明說。

中國機器人30年:一直在追趕

21世紀前的30年,中國的機器人事業,從學習國外技術到自己艱苦研發,

再到將技術應用于實踐,縮短了與國外的差距,也奠定了自身技術基礎

作為1984年成立的北京理工大學機器人研究中心(現為智能機器人研究所)創始成員和最早一批研究機器人的專家,76歲的陸際聯說,中國的機器人從上世紀70年代萌芽到2000年的30年間,經歷了跌宕之路。

兩米高的巨人

現代工業機器人的概念源自上世紀50年代初期。美國人George Devol在科幻小說的靈感下,設計了一個能夠執行重復性任務的機械手臂。

工業機器人的另一個技術源頭來自遙操作,即所謂主從控制方式。1965年,麻省理工學院研發的Roberts向世人演示了第一個具有視覺傳感器、能識別和定位簡單積木的機器人系統。

而在此前的1960年,中國也誕生了第一臺機器人,設計者是南京工學院(現為東南大學)的女教授查禮冠。

最終成型的機器人是一個高度超過兩米的巨人,能做28個自由度動作。

中國機器人的萌芽出現在上世紀70年代。1975年,鄧小平復出主持工作后大力推進全國的經濟復蘇。由于企業技術改造的需要,在上海出現了以數控技術為基礎的研發,如上海針織九廠的插銷板控制機器人、上海同和電機廠的壓鑄用機器人。

“我們跟西方差得太遠了”

1976年“文革”結束,許多學校和企業的科技人員重啟研發工作,外國的信息資料也陸續傳入中國。

1978年,日本早稻田大學機器人研究專家加藤一郎在北京做了一次講座。“他講完大家都傻眼了,原來國際上機器人的技術已經發展到那么高的水平,我們跟西方差得太遠了。”一位機器人專家說。

此后五年間,來自日本和美國的機器人專家又多次來華,同時國內的技術人員也走出國門。得益于這股風潮,國內眾多與機器人相關的科研機構也在這一時期陸續成立。

從“文革”結束到“863”計劃實施的十年間,中國機器人緩慢起步。一些機構在相關部門的支持下,進行了許多實體機器人的研究。比較出名的有:中科院沈陽自動化所研制的中國第一臺水下機器人HR-01,潛水深度達200米;哈爾濱工業大學研制成功的“天龍”5自由度弧焊機器人。

此外,沈陽自動化所還研制成功了可用于機器人的語音識別系統,能夠識別特定人的漢語語音,初步識別率為95%。

一些技術開始與工業生產相結合。機械部北京機床研究所建立了一條由數控機床工業機器人和自動運輸車組成的示范加工線;華南理工大學也應用噴涂機器人建成用于鉆石牌風扇的自動噴涂生產線,全線長38米。

當時中國并沒有機器人生產能力,所以機器人的研究大多是引入一些國外生產的機器人。由于西方的進口限制,第一批引入的機器人主要是教學機器人以及日本的機器人。

智能機器人研發起步

1984年,由當時的機械部提出的工業機器人科技攻關建議,列入國家“七五”科技攻關計劃。1985年,當時的國家科委開始組織實施工業機器人“七五”計劃(主戰場計劃).

當時列入計劃的項目有四類:主機,包括點焊、弧焊、上下料、噴漆等四類工業機器人;機器人關鍵元部件技術(電機、軸承、減速器等);機器人性能測試以及由中科院沈陽自動化所主導的單列項目300米水下機器人。

1986年底,中央政治局批準下達了中央24號文件《高技術研究發展綱要》,即“863計劃”,機器人技術就在其中。

“工業機器人已經有七五計劃的支持,而完全意義下的智能機器人技術國內外均未成熟,瞄準特種機器人是符合國家利益的。”中科院自動化所研究員馬頌德回憶說,當時在國外考察時,深水作業的機器人連參觀都不允許。

在年底獲批的“863”計劃中,代號為“512”的智能機器人作為自動化領域的兩大主題之一被正式公布,蔣新松和蔣厚宗的想法被全部采納。

從實驗室走向生產線

1987年7月,第一屆智能機器人主題專家組成立,中科院沈陽自動化所研究員談大龍任組長。1989年11月,專家組在沈陽召開了自動化領域戰略目標匯報會,正式確定了2000年以前,中國將以研究和開發極限作業的特種機器人為主要目標。

此后,在“863”專項資金的支持下,中國的機器人研發成效顯著,不僅開發出六類十種不同類型的工業機器人系統,還研制成功了噴涂、弧焊、裝配、壓鑄等七種機器人的商品樣機28臺,其主要技術性能達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國外同類產品的水平。

而在特種機器人方面,中國也于1995年研制成功了能下潛1000米的無纜水下機器人。這也正是目前達到國際先進水平、下潛深度達6000米的CR01型機器人的前身。

從“九五”開始,機器人技術的研發緊緊圍繞制造業的實際需求,特別是那些急需的、有適應能力和一定智能化的實用機器人,“就是要把機器人從實驗室、大學、研究所解放出來,走向生產線,應用到實際工業生產中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機器人研究所教授王田苗說。

北京理工大學智能機器人研究所副所長高峻峣說,這一時期,機器人的應用以汽車制造業為重點,并在摩托車、家電等企業推出了一大批優質項目。其中著名的有:一汽集團的點焊機器人HA-100A開發項目;江鈴汽車廠汽車后橋殼機器人焊接線;新大洲、三水嘉陵摩托車機器人焊接線;牡丹汽車仿型噴涂生產線等。

技術的發展催生了一批中國的機器人生產企業。比如華錄集團成立的賢科機器人技術公司,哈爾濱工業大學機器人研究所成立的博實公司,南開大學成立的太陽公司,上海大學成立的機電一體化中心等。

這其中最出名的莫過于中科院沈陽自動化所成立的新松機器人公司。這家成立于2000年的國產機器人公司如今已經上市,產品出口全球13個國家和地區。


干圣傳動推薦

  • DC伺服執行元件
          RH系列是將精密控制用減速機Harmonic Drive和DC伺服電動機組合而成的小型、高轉矩、高旋轉精度的DC伺服執行...
  • 德國采埃孚PSC減速機
          
  • 進櫻電主軸
          
  • RD-E系列減速機
          小于1弧-分的背隙
    減速機機箱式設計(包含法蘭、聯軸器、預注潤滑油)
    簡易的伺服馬達電機配套
  • Harmonic Drive組合型減速機
          波動齒輪裝置之一的Harmonic Drive嶄新理念、獨特原理都是由美國的天才發明家C.W.Musser創造發明的。
    ...
广东体育彩票走势图